2019年个人总结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日月如梭,岁月不居,时节如流,眨眼间2019年过去了,迎接2020年的同时,总结2019年,以此记念。
今年的主题,可用一词概括:“看开了”。

概述

今年主要的事有:工作、做项目、顾家。一年过去了:
没有得过病。唯一一次去医院办卡是为了检查地贫(虽身处广西,但没有地贫)。
骑电车没有被别人撞或撞别人,换了一次电瓶(去年同一地铁口被偷了2次),没被交警抓(去年人行道上逆行被抓一次)。
习惯性经常熬夜,但偶尔早睡可调整回来,目前身体没有感到被掏空。年底发现,新添了几根白发。
换了一次工作,前后面试了3家公司。
技术方面,加强自动化部署,但运维监控和灰度发布没有研究。
尽力平衡照顾小孩和工作/项目。但没能处理好家庭矛盾。经济压力有加重之趋势。

工作

年初时,由于个税改革,所以比较关心扣税情况,但发现公司扣的钱不对劲,于是找了公式,用excel计算,经过近3个月的纠结、折腾,总算正常了。由于后来没有发工资条,也就不知情况如何。但年底查扣税明细时,发现公司上报的钱,和我收到的钱(经过大概扣除计算)不一致。其实钱倒是小事,无非多扣了百来块,但我觉得,作为会计能把钱算错,这是不应该的。但看到大A股上市公司经常搞内幕,数目经常出错,有些高达几千万的时候,我也释然了。人非圣贤,只是并不希望这事出在自己身上。——但是,越不想某事发生,那件事就一定会发生。

上半年,忙而充实,在公司改代码,节假日后处理积累的线上订单问题,找bug,修改。同时到现场测试验证。本来计划是4月份上线二期项目的,但一直拖,当然,我们这个级别,还没有到达了解个中原因的层次。直到8月中旬才决定15号早上上线(我们开发人员只能提前2、3天知道未来的计划),当天早晨6点半就出发去公司,7点准时到达,并着手切换事宜,大概8点左右切换成功。虽然之前已经多次讨论,并在二期开发中兼容了一期框架,另外也在想象中模拟上线流程(没有测试实验机器),但也有一些插曲,有些客户并没有在切换前停止充电导致订单缺失;有些数据库没有及时导入。不过总体没有致命的问题。现在回顾,这个项目难的地方在于,一开始并没有规划好,不管是财务管理,服务器,还是代码框架。毕竟设计方面还是学生的作品。我们接手后,加上需求更改,几乎推倒了原有的东西,但又要继续维护原来的代码。不管怎样,这也让自己的上线实战积累了一些经验,同时新加 NodeJS 实践。

可惜的是,自7月份开始,工资就没有着落,如果一定说有,那就是我们开发人员忍不住问的时候,回复要么是下周,要么是月底,要么是下个月。一边继续维护和接入新的场站,一边担忧工资,就这样过了几个月。

无论炎热亦或下雨,只要甲方要求到现场测试,不管是借车还是骑电车,都会去,以至于比较熟悉市内的大部分充电站。有时为了显得比较辛苦,刚下车后会在太阳底下晒一会,出汗后再去办公室跟甲方领导汇报。南宁的夏天真的很热,大中午的充电站真的很晒,去多了充电站测试,也黑了不少,以至于我和罗工被司机和工作人员热情地称呼“李师傅”和“罗师傅”了。为了工作,熬夜写代码,线上有问题,随时响应。但是,我对工作的热情,并不足以让领导做出应份的事。

到了九月底十月初,我和罗师傅在多次分析时间成本和精力压力后,决定一起离职。在我33岁生日那天,正式离开公司,为了钱,立马找工作,联系认识的前同事,大学同学,不过只能说时机不好,没有多少公司有适合岗位。不过还是抓住面试的机会,甚至还做了 Java 数据库的笔试题。

最终找了一份做后台的工作,要使用C#和Golang。两三天熟悉语法,直接上项目,不懂就查,工作这么久,真正体会到“语言只是语言”这句话。但也沦为“面向搜索引擎编程”的一员,都沦落到这地步了,只要解决问题,保证效果,技术怎样,从何而得,也就不管了。

换工作后,也准时上班,准时下班,完成自己的事,与己无关的事少掺和,以至于上班2个月,也不怎么认识同事,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工作上没有交集。

对于工作,现在没有太多的热情了。近2年的经历,越发看淡了工作的实质,对我而言就是可以挣钱/赚钱的一件事,什么事业,奋斗,已离我远去了,同样远去的,还有公司福利、年假等。当然,我也没有抱怨种种不公。世界很大,很多公司福利好,薪酬高,也有很多公司福利不好,薪酬不高。但当老婆抱怨公司请假扣钱的时候,我也不能说什么。
在一次面试某种单位时,当问到如何看待个人与公司关系时,看到墙壁上入党誓词旁边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灵机一动,就“敬业”和“诚信”作了回答。主要观点是我敬业(必须先提),公司也要诚信,如按合同办事,如按时发工资。不知面试官听了如何,反正没有下文。

这一年,让我知道有些事真的是说与做是两码事——其实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不管是社会大局还是小个人,都如此。特别是拖欠了几个月的薪资,不仅影响心情,也影响家庭。当时介怀了很久,现在也看淡了,反而觉得没什么好骂的。但是,我也没有那么热衷了,有一段时间,浑浑噩噩地上下班,也不知做了什么事,日子就那么过去了。

做项目

年初,整理了技术主页,转换为静态网页,使用hexo+gitlab自动化构建,只需要在vs code或其它编辑器按markdown格式写好文章,提交到远程仓库,片刻后,网站就更新了。转换过程比较耗时,因为全部文章都要整理过一次。利用业余时间,历时2个月完成,现在回顾,值得付出。
为了扩大自己的品牌,一直在寻找hexo方面的类似企业网站的模板,大半年时间未进展,直到近年尾才找到一个electron主题,然后自己修改,重构了CST工作室官网,将自己的开源项目、做过的项目(私活)、一些文档放上去,还加了定时构建脚本,获取一些开源项目的新版本发布信息,如kernel、docker、kubernetes等。为了让外人看起来像个工作室,名义上以团队的形式运营,但实际上全部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我一直在寻找如何高效地打理博客,前几年曾经放弃打理,因为太麻烦了,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特色。后来CSDN支持 Makrdown,于是寻找相应的博客工具,直到遇见 hexo,从2010年开始的折腾博客之路,或许会告一阶段。
不过,博客没有部署到云主机上,导致访问速度慢,因为之前搞Docker多域名转发和https遇到问题,一直没空研究清楚。

做这些事,一是为了可能有项目做,二来也是锻炼自己的能力,保持对技术的敏感度。
我接触的东西比较广泛,但还是有侧重点的。前2年初步接触了Golang语言,当时没有深入研究,现在终于在工作中使用了。而去年接触的 Nodejs 也有一定基础了。这样,充分发挥在 Linux 积累的经验优势,在嵌入式领域使用C语言,网站搭建方面用JS,后台、集群使用Golang,至于界面方面,比较熟悉MFC,C#也入门了,相信可以应付一般的项目。

这里的“项目”,狭义是指做私活。但业余研究的、工作上做的,也可称项目,如此称呼是为了混淆概念。毕竟,私活这个词,有很多场合还是要避讳的。我一直在学习,主要是围绕自己曾经做过的东西,以及兴趣内的事。

后续还要继续做的事有:
继续维护、更新自己的技术网站,注重目针对性和目的,不能为了写而写。
将网站全部托管到自己的服务器上。
着手做一个通用的后台管理模板。以研究前端、后台技术为主。
研究集群,尝试arm平台的集群部署。

陪小孩

我自认已经尽能力做一个好父亲角色。除了工作,做项目,大部分时间是陪小孩。带着大锤去了很多地方,动物园、人民公园、花卉公园、博物馆,还有商场、邕江等等。
大锤2~3岁的时期,模仿能力非常强,不管好的坏的。有时性子比较倔,有他自己的处理原则,比如,下楼梯一定是他开灯,电子门要他开。

在老家呆了一段时间,学会了抽烟动作,会说粗口话,当我们跟他讲不要说粗口话时,他也能听得进去,只是过一会就忘记了。这个阶段,是完全无意识的。当然大人们因这事少不了争吵。也这加深了矛盾。我一直有意引导大锤向好的方向发展,做运动让他学,练字让他学,去公园跑步让他学,清洗键盘时也让他参与,甚至我焊电路板也让他看。偶尔做项目时他在旁边看,也会点几个LED灯给他看看。另外,背诗歌、读散文、念《声律启蒙》给他听,将日常生活融入故事里。近年底时,已经没有听到他说粗口话了,教他洗碗也愿意,但更多是玩水而非洗碗本身。同样,扫地,擦桌子也是玩。

处理家庭矛盾

年初时,决定要二胎。因为当时我妹妹已经怀第三胎了,往后我要给三个红包,但只收回一个,老婆觉得不值,于是就决定再生一个。其实我在大锤不到2岁时已经提过了,但老婆以“不是生育工具”为由拒绝。现在的人,似乎没有几十万是不能结婚生娃的,我觉得不能因为无车无房就剥夺当父母的权利。我不希望大锤以后孤孤单单,起码还有一个弟弟或妹妹。我会尽自己所能给小孩提供好的环境。当然,在世俗观点看现在的我是不配的。

上半年老妈来南宁带大锤。这期间依然发生很多争吵,直到无法继续,下半年我又让老妈又回家了。接着老爸又打电话骂我了。
后来不断反思总结,终于发现矛盾所在,这个家庭矛盾的根源在于:各方的观念均不相同,又不认同对方观念,不能求同存异,矛盾就一直在。老婆认为,只要我妈转变观念,就没有矛盾了。老爸认为,应该让我妈带小孩,年轻人去工作,赚钱买房。老妈认为她这么辛苦是为了小孩和家。
但是,我知道,婆媳不能生活在一起,哪怕一天。只要在一起生活,即使再小的事,也能引发争吵。老婆是那种当时不说,过后一起爆发的人。因此,我又了解多一些三年前在产房生小孩、小孩住院、坐月子的事,也了解我上班不在家的事。
人的成见,有时如大山,无法跨越。当有了成见,一切都是对立的、都是有意作对的。包括但不限于吃饭咸淡、喝水热冷、饭前后喝水、睡觉早晚、穿衣多少、洗澡烫冷。我不想我的生活充满着对过去的仇恨,也不想充满着鸡毛蒜皮的杂事。但是老婆认为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隔三差五地让我知道/复习着过去的矛盾,有个时期,但凡有点做得不好的事,都能发挥到很大的层面,甚至是几千年封建的事。当我同学们讨论周末去哪里玩,哪里有好吃的,相约南湖跑步,青秀山骑行,参加马拉松时,我也只是看看。生活有风花雪月,有诗和远方,但更多是柴米油盐,我还处在家庭琐事的阶段。
现在流行大数据分析,当一个人专注某个方面的,手机软件就认为你只有这方面的爱好,于是不断加强推送。于是我从老婆口中了解各种婆媳矛盾,甚至大打出手(在此方面,老婆自认为已经做得很忍让了),还有婆婆在超市弄丢小孩,小孩在老家被拐,等等。当然,也少了各种微信群、朋友圈的了解,如别人老公如何好,别人家里怎样,谁谁去吃火锅。我在能写代码时自动过滤这些事,但讲得多了,我也变得精通了。

从内心上,从事实上说,争吵是少不了的,关键是如何面对争吵的方式,我认为应该就事论事,不涉及他人,不提往事,因为往事是错的(不然哪来矛盾),在错事基础上继续争吵,不但于事无补,还会雪上加霜。在这点无法达成共识,永远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干脆就不解决了。

我也看开了,有些人我无法影响——哪怕是自己的父母和爱人,即使尽力维系,也无法做到完美,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我是普通人,只能做好自己可以做的事。要我买房做不到,但要我天天陪小孩,我可以做到。因为我可以找不需要出差,不需要经常加班的工作,甚至为了照顾家可以不去工作(当然,没有钱是另一回事)。

下半年,老班长介绍了一份可以改变命运的工作,但为了家庭,最终还是放弃。为了家放弃了很多机会,但我不认为值得同情或赞扬,我觉得这是自己能够做的。

从想补救,做出改变到放弃,用了三年时间。作为儿子和丈夫,我无疑是失败的。

社交

我在现实生活中很少有社交。大学同班同学有几个人是在银行系统中,经常聚。我偶尔参加,但后来少参与了。不管是南宁同学还是老家的初中同学的邀请,能不去的尽量不去。工作日上班,周末、假日陪家人。

一些前同事偶尔也会相约夜宵,如离职或遇到烦心事等等。这些我倒是去参加,因为有个地方喝着酒,发发牢骚。古人云,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当然,我只在夜宵摊里鸣一下而已。

在网络上,倒认识了不少人,都是交流技术的。如科学社,为了定制国人合用的系统,可以全职投入。但我做不到,我还要糊口,我能为五斗米而折腰,因此,开源界的崇高的信念只能深埋心底。我能做的,只是将自己有限的经验写出来,主要方便自己,顺便(可能)方便他人。而不时有人通过邮件、QQ问我几年前文章的问题,只要不影响工作和生活,能回复的都回复,但有时懒了,也不理会。当人觉得理所当然,也有人付费。对此,我倒没有太大的触动。

也看了一些大牛的博客,见识增长不少。如孔令贤,BYVoid,还有尤大,余果,等等。无论生活还是技术,这些牛人我是无法企及的。

兴趣爱好

4、5月份,突然对手表重新来了兴致,可能因为工作原因,见到的甲方及其它领导人手一只表。一时兴起,买了块近3千的手表,后来工资突然不发了,于是在闲鱼上出手,但没有人接。这边一直不发钱,那边等着钱,于是降价,一直降到2300,终于有人接手了。后来折半价出手了一块近4年的手表,但是带了近6年的手表实在不成样子,还是决定再买一块。得到经验,太贵的东西,不买新的,买二手。

到11月份,对金笔来了兴致,这次选择了闲鱼,前后买了4支,出手了3支,只亏了邮费,相当于用几十块钱体验了不同牌子的金笔。

继续阅读、听《金刚经》,开始学《杂阿难经》。不要求熟记,时不时看看。

我的兴趣爱好不多,也不少,主要是想让自己多了解点东西,让自己认为,自己是在生活,而不是求生存。

说实话,花钱消费是一个让人愉悦的过程,但心中有了压力,就倍觉沉重,反而是负担。在我承受能力之内的消费,我认为是合理的,也是必须的,否则太压抑自己了,可能会让自己走向极端。

心态

我无意放大自己的不好一面,也无意建立完美的人设。现在真正发现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些已与我无关。

我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遥想古代文人墨客,但这些无法跟身边人分享和交流。除了柴米油盐外,其它一切都在心里。

对技术上的事拥抱态度。尝试去学、去学,但不又强制自己去学。其实我还是有些墨守成规,不敢尝试新事物,前一两年才慢慢转变思路。有些事物,只要尝试了,才知道适合不适合。

解决问题不止一种技术和方法,能解决问题就是好方式。按需要选择。时间急,先完成再优化。

除此外,小孩和家庭我也舍得花钱,因为不希望让家人认为没钱花。宁可我自己简单一些。

但是,毕竟不是有钱,消费的事需要控制在自己的能力之内,如机械键盘,只是99元的,没有太贵。现在戴的手表,最贵的是不到1500的二手货,并非网上说的以3个月薪水的表。做不到每月下馆子,但可以一年去一次。尽量去免费的公园,但如动物园,一年也可以去一次。

杂事

年初,帮老爸开通支付宝,薅了一点羊毛。也尝试花百来块钱开通基金。但是老爸不太理解支付宝这类方式,始终相信存钱到银行才是安全的。年底,拗不过老爸,就不玩支付宝了。但老妈还算开明,我一直帮打理。实际上,我做项目的钱,除了补贴家用外,还有一部分是转到老妈支付宝的。毕竟,已经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

流水账

1月份,无事记。
2月份,帮老爸开通支付宝。
3月份,老妈上南宁。
4月份,补交社保和医保,含2011、2016、2017、2018年,加滞纳金,共计近9K。
5月份,更新了居住证。
6月份,无事记。
7月份,6月份工资未发(后一直不发)。
8月份,二期项目上线。
9月份,决定换工作。
10月份,中旬离职。找工作,讨薪。老妈带大锤回家。
11月份,重新找了份工作正式上班。讨薪。回家带大锤上南宁。倒腾钢笔。
12月份,二期项目通过验收。交11、12月份社保和医保。

展望

对未来没有什么展望,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船到桥头自然直。
但我没有放弃对生活的追求,也没有自暴自弃。踏实工作,研究技术,有点爱好,照顾家人。
就这样。

PS:在本文即将发布时,上家公司拖欠的4.5个月工资全部发完(如数不如数,已经无所谓了)。上上家公司补足了社保,还发了3千块钱。这些事,似乎的确让我重燃信心。

李迟 2020.1.4 周六

发布了483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254 · 访问量 111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技术工厂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