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之事

 

我总是给自己一些无奈的事,或者说遇到一些无奈的事。

当年还是大四的时候,见许多人学车,自己也跟着报名,学起车来。谁知这玩意我根本不在行,考机试,重考一次,考场地,重考一次,直到路考,才一次通过。现在看到,学车除了得到一个证件外,花了时间、花了金钱,其它就没什么。而且,由目前来看,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车还是个未知数。

我到5月份才找到我的第一份工作,比较珍惜。当初说好是71号去报到的,但由于学车的原因(人多,需排队,交了100的“插队费”才能在7月初考路考),跟公司领导说推迟几天,领导也答应了,这后果就是7月份的工资少了两天。还好,路考一次通过,接着匆匆忙忙地赶去南宁,那时是74号,我一个人背着大包,从火车站坐24路到高新区。由于事先叫同学(一起应聘的同校同学)帮找好房子,所以直接能住了——当然,房子里什么也没有,都需要自己买。那时养叔(高中同学,至今还不时一起喝两杯)还在民大附近住,于是去找他,在民大里面办了张移动卡,还送了洗发水和沐浴露,省了十几块钱,后来又从养叔那里拿了个布衣柜,又少了几十块大洋。到第二天,就匆忙到公司报到,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工作生活。

一年后,我决定离职,离职申请书提前一个月交给经理,不过他押着,说过段时间再走,我答应了。直到我办离职手续那天才知道,经理一直没将我的申请书交给人事部,他们不知道我要走。无论如何,我还是走了。

今年的71日,我请半天的假,去一个公司(即如今我所在的公司)面试,表现不算好,也不算差,怎么说我也有一点基础,虽然不能将一个系统从上电那一刻到系统启动这个过程讲得十分详细,但大体过程还是了解的。至于u-bootLinux命令这些,更不在话下了。不过,最后一题程序题我没有写对,后来查资料才知道,那是一道求素数的题目。原来,我一直不知道合数、素数、质数这些东西。

面试通过了,面试官问我何时能上班,我答曰尽快。但人算不如天算,本来我打算那一周五办理离职手续的,结果总boss不在,而且,由于那个时候“电荒”(至今还是“电荒”,新闻天天说史上最严重电荒)。每个部门上班时间不同,而离职需要每个部门的boss在同一张表格上签字才行。周一是不可能的了。但那天我必须到新单位报到,无奈之下有万幸,我大学一哥们铁哥认识的同学就在那个公司(后来发现,原来里面大部分都是我的校友,有我的学长,也有我的学弟),通过她我找到人事主管的号码,发信息告诉主管我的问题,她说最好准时报到,离职证明可以晚点交。于是就去了,但离职证明还没办,——这相当于,我人属于原公司,但在新公司上班,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但又是事实。后来在新公司请假半天回原来公司办手续、离职证明。那时我尽量少说话,能不说的尽量不说。总算搞完,也总算可以安心地上班了。不过,那些社会保险的事情我不太懂,现在也不懂。

最近一件事是搬家。本来我就提了要搬家(我跟原来公司同事一起住)了,但我同事还没有最终拿到某XX中心的offer(XX中心需要很多个领导来面试,而且要等领导有空才行),于是推迟一个月。后来他终于得到offer,终于去上班了,搬家时间也大致定了。但有一天突然说找到个房子,跟别人合租,家电具全,厨卫都有,冰箱、电视、沙发,应有尽有,4个人住,4M宽带,每人一个月才十来块。于是就提前搬了,由于东西较多,又要上班,每天一点一点的搬。

但无奈的事情又来了,我们公司十周年庆,去旅游。而且选在周末。等我回来后,我同事已经搬完了,但我东西还没搬完。而且还要到周末清算房租、水电,还要处理旧东西,打扫卫生。处理旧东西时才发现,原来二手货这么便宜,什么都按斤算,而且都是几毛钱一斤。一个布衣柜,便宜的也要几十吧?按斤卖,才几块钱。——当然,是我同事的,我的东西才不会这么处理。我基本啥都带走,电磁炉、筷子、扫把、垃圾篓,等等。

另外,最后搬家那晚特别倒霉。首先是公车迟迟不来,都等了一个钟头了,还不来,后来实在忍不住了,跑到朝阳广场等,还是不来,又跑到火车站等,结果那里非常多学生,我一想,也快开学了,学生也该来了,大包小包的,一辆车也装不了多少人。于是决定走路,这样,我从中山路一直走到广西大学坐车回去,花了一个多钟头。后来的经验告诉我,每逢周五晚上,中山路那个站很难等到公车。我不知道这样合算不合算,想当年,我从东区走到芦笛岩都没事,现在不如当年了,这后果就是周末两天一直感觉到累,想睡觉。好容易回到租房了,叫三轮车搬了两趟,共费14块大洋。我是先放东西到新租房一楼里面的,到第二趟时,发现一把椅子不见了,电脑桌还在,幸亏我电脑不在那里。我又领悟到一个道理,这世上有好人有坏人,凡事不能掉以轻心。虽然一把椅子不值钱,我犯不着生气,但既然不值钱,为何就被人拿了呢?我到底该骂老天还是不骂呢?后来心里不爽了一天才平息这事——然而,有过后的一段时间内,那张椅子又回到一楼了,我赶紧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南北。还有倒霉的,我掏钱给司机时,掉了半百大洋。我在车上看钱时还有张50的,结果去买炒螺找钱时就不见了。后来回去时顺便买瓶啤酒,喝完酒,吃完螺,就跟周公讨论嵌入式等技术问题了。

再最近的事是拉网的事情,也叫拉宽带,拉光纤。一开始是想用原来的联通的号,于是问联通的营业厅,说要打电话给我住的那边的客户经理,经理说端口占满了,要装一个机箱才行,而且要一个多月时间。当然,此前我也问过移动、电信了,移动说没有,电信也说没有。后来我在公司楼下的电信那里问,说有。我也看到有电信的广告,上面有号码,打过去却是空号。孰是孰非,一时难确定。另外,周围有很多同一个广告,说40元一个月。后来耐心实在有限,就打电话叫那个40块钱的来装了——之前也打电话问过,但担心不安全、不稳定,不值得。当天下午就来人拉网线入屋,能正常上网了。

去年是我的本命年,比较背。今年还有几个月,看看还会不会再背下去。当然,每年有喜有忧,我虽然不信那玩意,但有时候由不得我信不信。命运这东西,跟缘、鬼怪、理想这些差不多的,信,它就有,不信就没有。比如,别人不信我是个牛人,我会努力证明给别人看(或者不努力以证明别人是对的)。别人信我是个牛人,我更要努力去证明(或者不努力以证明别人是错的)。不过,无论怎样,我都会努力,不为别人,为了自己。

本文链接: http://blog.latelee.org/matter-of-choice.html

来自李迟的个人博客。保留文章所有权。
发布了470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227 · 访问量 107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技术工厂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